《动物管理局》开播,陈赫王子文合体,笑料十足-凤弈 电视剧剧透- 凤弈剧情 -凤弈电视剧
最新消息:

《动物管理局》开播,陈赫王子文合体,笑料十足-凤弈 电视剧剧透

剧情 凤弈 浏览 暂无评论 收藏此文章

《凤弈》开播,陈赫王子文合体,笑料十足-凤弈 电视剧剧透

<a href=/juzhao/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剧照</a>

凤弈 作者 巴金 诵读 安静 安静 朗诵 灯2-未知 09:10   我半夜从噩梦中惊醒,感觉到窒闷,便起来到廊上去呼吸寒夜的空气。  夜是漆黑的一片,在我的脚下仿佛横着沉睡的大海,但是渐渐地像浪花似地浮起来灰白色的马路。然后夜的黑色逐渐减淡。哪里是山,哪里是房屋,哪里是菜园,我终于分辨出来了。   在右边,傍山建筑的几处平房里射出来几点灯光,它们给我扫淡了黑暗的颜色。 我望着这些灯,灯山带着昏黄色,似乎还在寒气的袭击中微微颤抖。有一两次我以为灯会灭了。但是一转眼昏黄色的光又在前面亮起来。这些深夜还燃着的灯,它们(似乎只有它们)默默地在散布一点点的光和热,不仅给我,而且还给那些寒夜里不能睡眠的人,和那些这时候还在黑暗中摸索的行路人。是的,那边不是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吗?谁从城里走回乡下来了?过了一会儿,一个黑暗在我眼前晃一下。影子走得极快,好像在跑,又像在溜,我了解这个人急忙赶回家去的心情。那么,我想,在这个人的眼里、心上,前面那些灯光会显得是更明亮、更温暖吧。   我自己也有过这样的经验。只有一点微弱的灯光,就是那一点仿佛随时都会被黑暗扑灭的灯光也可以鼓舞我多走一段长长的路。大片的飞雪飘打在我的脸上,我的皮鞋不时陷在泥泞的土路中,风几次要把我摔倒在污泥里。我似乎走进了一个迷阵,永远找不到出口,看不见路的尽头。但是我始终挺起身子向前迈步,因为我看见了一点豆大的灯光。灯光,不管是哪个人家的灯光,都可以给行人——甚至像我这样的一个异乡人——指路。   这已经是许多年前的事了。我的生活中有过了好些大的变化。现在我站在廊上望山脚的灯光,那灯光跟好些年前的灯光不是同样的么?我看不出一点分别!为什么?我现在不是安安静静地站在自己楼房前面的廊上么?我并没有在雨中摸夜路。但是看见灯光,我却忽然感到安慰,得到鼓舞。难道是我的心在黑夜里徘徊;它被噩梦引入了迷阵,到这时才找到归路?   我 自己的这个疑问不能够给一个确定的回答。但是 我知道我的心渐渐地安定了,呼吸也畅快了许多。我应该感谢这些我不知道姓名的人家的灯光。   他们点灯不是为我,在他们的梦寐中也不会出现我的影子。但是我的心仍然得到了益处。我爱这样的灯光。几盏灯甚或一盏灯的微光固然不能照彻黑暗,可是它也会给寒夜里一些不眠的人带来一点勇气,一点温暖。 孤寂的海上的灯塔挽救了许多船只的沉没,任何航行的船只都可以得到那灯光的指引。哈里希岛上的姐姐为着弟弟点在窗前的长夜孤灯,虽然不曾唤回那个航海远去的弟弟,可是不少捕鱼归来的邻人都得到了它的帮助。   再回溯到远古的年代去。古希腊女教土希洛点燃的火炬照亮了每夜泅过海峡来的利安得尔的眼睛。有一个夜晚暴风雨把火炬弄灭了,让那个勇敢的情人溺死在海里。但是熊熊的火光至今还隐约地亮在我们的眼前,似乎那火炬并没有跟着殉情的古美人永沉海底。   这些光都不是为我燃着的,可是连我也分到了它们的一点恩泽——一点光,一点热。光驱散了我心灵里的黑暗,热促成它的发育。一个朋友说:“我们不是单靠吃米活着,”我自然也是如此。我的心常常在黑暗的海上飘浮,要不是得着灯光的指引,它有一天也会永沉海底。   我想起了另一位友人的故事:他怀着满心难治的伤痛和必死之心,投到江南的一条河里。到了水中,他听见一声叫喊(“救人啊!”),看见一点灯光,模糊中他还听见一阵喧闹,以后便失去知觉。醒过来时他发觉自己躺在一个陌生人的家中,桌上一盏油灯,眼前几张诚恳、亲切的脸。  “这人间毕竟还有温暖,”他感激地想着,从此他改变了生活态度。“绝望”没有了,“悲观”消失了,他成了一个热爱生命的积极的人。这已经是二三十年前的事了。我最近还见到这位朋友。那一点灯光居然鼓舞一个出门求死的人多活了这许多年,而且使他到到现在还活得健壮。我没有跟他重谈起灯光的话。但是我想,那一点微光一定还在他的心灵中摇晃。   在这人间,灯光是不会灭的——我想着,想着,不觉对着山那边微笑了。巴金,男,汉族,四川成都人,祖籍浙江嘉兴。巴金原名李尧棠,另有笔名佩竿、极乐、黑浪、春风等,字芾甘,中国作家、翻译家、社会活动家、无党派爱国民主人士。巴金1904年11月生在四川成都一个封建官僚家庭里,五四运动后,巴金深受新潮思想的影响,并在这种思想的影响下开始了他个人的反封建斗争。1923年巴金离家赴上海、南京等地求学,从此开始了他长达半个世纪的文学创作生涯。 巴金在文革后撰写的《凤弈》,内容朴实、感情真挚,充满着作者的忏悔和自省,巴金因此被誉为“二十世纪中国文学的良心”。高清视频空是一方山水 我们在期待中相遇-朗诵集结我们在期待中相遇》作者 | 碑林路人 在我还没有学会拥抱自己的时候,我的心总是有些寒冷,每一个季节来临时,我都会无端的伤感,每一个陪我走过一段路五月里,家乡的石榴花开了,开在层层叠叠茂密的绿叶中,一簇簇,一团团,一丛丛。每一朵都努放出艳阳似火的花瓣,舒展出奔放与灿烂的殷红。袒露着静静的婀娜,充满着强烈的生命感。 摄影:梦~青衣音乐 剧情介绍的人,我都会恋恋不舍。我放不下那些熟悉的时光,放不下某些旧情。 我总是把旧的物件和走失的人一起放在回忆里,不断地想起,不断地伤感。后来我发现所有的人和事,都会在生命的路途中渐渐地淡忘,渐渐地遗失,于是我学会了释然。 在冬天的暮色里,我看见前面的人在雪地里行走,深深浅浅的脚印,瞬间就被大雪覆盖。有些事发生了,如果你选择遗忘,或许真的可以不留痕迹,不是所有的遇见必定都要天长地久。 当我走过许多的山水,当我和许多人再见后永不再见时,我已不在执迷每一段情缘的聚散了。四季更替,如日月轮回,缘聚缘散,也应顺其自然。 风雨人生路,来来去去,总是在静默与繁华中交替。岁月不会轻易地丢掉什么,同样也不会让你永远丰盈或者清瘦。终究有些人是要慢慢走远的,生命如同一辆未知终点的列车,不断地有人上来,也会有人下去,来去间匆匆忙忙的,时间就苍老了容颜。或许你从来没有刻意留住些什么,但留下的必定会留下,该走的终究要走。 我常常想,若空是一种姿态,那丰盈便是空的结果吧。所有被遗失和拒绝的,都是丰润你生命的空的姿态,没有遗憾,也就没有完美的人生。 中国画讲究留白,在我看来,留白就是空,有了空才有了高山流水的灵动,才有了点点飞萤扑闪的空间。那么心的留白,是不是也隐喻着一种期待,为心中的山水预留了一个美好的空间。 我时常会清理自己的内心,丢弃一些无用的东西,比如一些心酸的记忆和一些总让你烦心的人,还有那些可有可无的、总觉得世界无比灰暗的朋友。我宁愿让心空着,也不要被一些琐碎繁杂的事和人情填满。 未来在期待中总是美好的,那未来的生命里,是不是还有很多能够丰润你生命的更加美好的人和事呢?我想无论人和物件,若有爱和欢喜便就是缘。 空是一方山水,不说缘浅缘薄,不说聚散悲凉,只是我们相遇了,如时光惊雪,如月映黄昏,所有的美好瞬间而至,那么守住这一刻便是幸福。 在这个寒冷的冬天,我用双臂环抱着自己,将心一点点放空。如果你不来,我便是自己的风景,一半忧伤,一半欢喜;如果你来了,我已将心变成一方山水,为你留白。 作者简介:碑林路人,自由写作者,崇尚简洁、自由、随性的生活。碑林路人文集《凤弈》,她的文章集深邃、忧伤、唯美和浪漫,是一本值得珍藏的好书。 片花

转载请注明:凤弈电视剧 » 《动物管理局》开播,陈赫王子文合体,笑料十足-凤弈 电视剧剧透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